您的位置: 琼海信息网 > 游戏

宁小闲御神录 第1488章 骨笛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5:27:52

宁小闲御神录 第1488章 骨笛

若是此后能解放双手,他也能给自己挽尊。

宁小闲心里,其实也是没底儿的。但是阴九幽考虑了十几息的功夫,居然应道:“好。”

“你,你这就答应了?”他这回应得太痛快,宁小闲反倒难以置信地盯了他好几眼。她进来之前搜肠刮肚,准备了一箩筐理由,正打算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现在居然全用不上了?

阴九幽扯动嘴角:“你若想我不同意,那我现在就改口。”

她就当没听见。一蹦一跳过来的丹炉穷奇只能听见他二人窃窃私语:“你就这般……这般……”

直说了好一会儿,宁小闲才站起身,一转眼出了神魔狱。

“……女主人,正眼都没望我一下。”从头到尾都被无视的丹炉很悲伤。

阴九幽伸展了一下手腕,骨骼顿时传来咯咯轻响――为表诚意,她离开前命令缚龙索放开他的双手,只有两肩琵琶骨还被牢牢锁在墙上。

他紧抿的嘴角,这才露出一丝笑意。

穷奇狐疑地盯着他:“你这妖人,又想起干什么坏事了?”

阴九幽闭目,自不理会它。

#####

一炷香时间到。

宁小闲也很准时。案头最后一缕香灰黯然落下的时候,她已随侍女绕出花丛,走到了小溪边,重现众人面前。

姬元容温声道:“宁姑娘,请。”折腾了这么久,她也想看一出好戏,就不知道这妖女又要如何表演了。

这个时候,已经没有再推托的余地了,宁小闲愧疚道:“有劳各位久候。”自怀中取出一截短短的笛子,先托在掌心供大家欣赏。这是本地琴师在演奏之前的惯例,宁小闲听长天提过,因此倒没漏了这个礼数。

哪个修仙者的眼力不好?当即看到她手里的笛子不过巴掌大,长度不到普通笛子的一半。通体既无雕镂也没有装饰,就仿佛是一般的竹笛,看起来其貌不扬――南赡部洲上的乐器和华夏相仿,如果出自名家之手。器身上就会刻镂其名,或者烙下匠师的印章。这根笛子却是通体光溜溜地,什么也没有,怎么看也不像是名家出品的模样。

若说有什么特别之处,那就是笛身看起来温润得仿佛发出了莹光。显然是经过了长久的使用。另外它的颜色如同白玉,但再细看下去,却能瞧出一种惨白的颜色,看起来与象牙似乎更相近。

第五十九章毁林不倦

这时候已经有眼尖的修仙者瞧出了端倪:“这是骨笛!却不知用何种异兽的骨头制成?”

笛身上微小的突起哪里是什么竹节,分明就是骨节。只是经过了长久的使用,又被磨得这样光滑,任谁也瞧不出这支骨笛的原料是什么。

宁小闲微笑道:“乃是谛听的尾骨。”

此话一出,众人面面相觑,而后满场沉默。在座至少都是一宗之主,知道的自然比常人多些。谛听是只存在于远古时代的神兽,秉承天道意志行走人间,却被蛮族所灭。如果宁小闲所言属实,那么她手里这截骨笛的历史至少超过了四万多年,是名副其实的至宝。这时就有人发现她手上其实还戴着一层手套,只不过是肉色的,又是极薄的一层,在夜晚不易被发现。这是炼器师常用的手套,使用南海一种妖水母的外皮制成,不惧水火。最大作用就在于隔绝有毒有害之物。

她只不过拿出一支奏乐用的笛子,也要戴上这种手套么?可是众所周知,笛子是要附唇而吹的,她连笛子也不肯碰。一会儿要怎么演奏?

这个时候,就连姬元容也瞪大了秀眸,想看看她如何演奏了。

不过宁小闲却向四下里打量几眼,然后对着姬元容歉然一笑:“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,幸好先前得了姬仙子首肯。”说罢也不待姬元容反应

宁小闲御神录  第1488章 骨笛

,信步走到听涛阁绿庭边缘。伸手按在了一根竹子上。

听涛阁既然取这名字,自然是一片竹林涛海,占地近五十顷五十万平方米,面积只比华夏的故宫小一些儿,从高处望去也是秀美与壮阔兼收。

由于有专人打理,她抚着的这丛竹子和其他同伴一样,都生得十分健旺,从枝干到叶片都是绿油油地,没有半点乡野竹类的杂疵之色,像碧玉还多过了像竹子。

如今只有晚风轻拂,然而宁小闲纤手刚刚按到了竹身上,整丛竹子顿时像经历了十级飓风一般摇晃起来,并且这种晃动似乎还会传染,离得最近的两丛也开始摇晃起来,然后水波般往外扩震。

这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,不过是几十息的功夫,这一眼望不到边界的竹林就震荡得像是饱受暴风雨蹂|躏,偏偏今儿是个微风的天气,除了竹林之外,听涛阁其他地方都静悄悄地不闻半点风雨,着实诡异得很。

前头已经说过,听涛阁专布了控雨阵法在竹林上空,以保证雨水轻泻、竹音袅袅。可是竹林现在这般摇晃,雨点敲出来的音节立刻就被打乱了阵脚,变得像是有千百种生物嘶吼尖叫,说不出地诡异。

宁小闲搅出这么大阵仗,听涛阁的掌柜也是立刻赶了过来,见状大惊失色: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

今日这酒楼是被乐音阁包下来,姬元容身为主事者也只好出面,对他摆了摆手道:“稍安勿躁。”再转头对宁小闲道,“宁姑娘,你这是何意?该不会这鬼哭狼嚎般的声音,就是你要演奏的乐曲罢?”她是提气清喝,满场皆闻。到了这步田地,她也无法容忍宁小闲再胡闹下去,此时长眉紧锁,面带薄怒,言语间就不如先前那般有礼了。

宁小闲惊奇地看了她一眼道:“姬仙子莫要说笑好么,这也能称作音乐?”

姬元容气结:“那么你在做什么!”

宁小闲拍了拍手道:“好酒历久而弥香,诸位已经等了这么久,何妨再多等上几息的功夫?”

随着她清脆的击掌声,地面的竹林开始又起了新的变化:一根根竹子的根须居然自行破土而出。未完待续。

ps:嘿,嘿,嘿。欲听下回分解……票票先拿粗来再说^0^

哈尔滨治疗阴道炎方法
濮阳妇科医院
烟台治疗卵巢炎方法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需多费用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看病如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