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琼海信息网 > 美食

焚剑山河 第十一章 灰雾迷林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31:18

焚剑山河 第十一章 灰雾迷林

蛮横的出击震撼了全场,不过潇剑秋眼神散发的精芒尤为平静,仿佛先前的一次出击,只是寻常的把戏,浑身气势,散发出一种云淡风轻的感觉来。

此时潇寒的身子,都不由有些颤抖起来,之前跟潇剑秋一番争斗,已然试探到潇剑秋的实力,险些要了自己性命,现在想想,都不免有些后怕。

当然潇寒能够在如此年纪,修炼到帝境中期,心性和悟性都不是寻常之人能够比拟的,自然有自己的非凡之处。先前争斗,也是感觉到,潇剑秋境界仅仅是化境巅峰,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力量,完全是手中神剑在作祟。

在潇寒一旁的潇家家主潇镇南,眼中寒光几乎凝冰,盯着一身悍然气势的潇剑秋,双手不由攥紧,手指关节都发出一声清脆的爆裂声来,显然潇家家主,心情极为愤懑。

而王霸天神情更是有些不自然,眉头紧锁,同样想不出一个不过化境巅峰的剑修,力量怎会如此强横,难道説在神龙大陆,还有隐世的剑修高手在暗中指导潇剑秋?

冷冷盯了一会,潇寒挪动了一下身子,靠近潇镇南之后,趴在他声音细弱地耳边説道:“潇剑秋手中长剑当属神品。”

简单的一句话,却在潇镇南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。

在凡世当中,自身实力虽是很重要一方面,可是法器同样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地位。如果同境界当中,两人法器品阶上差了一个档次,那么两人对抗之下,必然法器品阶高者,占据绝对优势的上风,因此上好的法器,亦能让修炼者争的头破血流。

略微沉吟一下,潇镇南挥挥手,在侧身处的黄老赶忙上前。

“潇冷,你退开。黄老你去试试这个当初的废物!”声音低沉,却是有力的很。

“没想到今日龙虎会上,倒是见到了一件神器。”忽然一声戏虐的声音,在潇镇南耳畔响起。

缓缓回头,潇镇南也是看到,无极宗的三位仙师,眼神当中散发出有些贪婪的神光来,显然已经看出,潇剑秋手中的长剑,绝对是一柄神器,对此也有些占为己有的念头。

心猛然的一阵紧缩,潇镇南清楚,恐怕潇剑秋手中神剑,今日要被这三个老东西给占据了。不过潇镇南也只能在心里暗骂,根本不敢吭声。

接受命令的黄老,体内灵气轰然震荡,一跃而起,轰然落入场中,眼神刁钻的盯着潇剑秋,同时双拳之上,隐约爆发出一缕缕灰色的流光来,看起来极为的诡异。

外场观战众人,顿时一阵骚动,按照道理而言,潇剑秋跟黄老年龄上有绝对的差距,黄老有种倚老卖老的怪异感觉,这二来黄老实力已然触及到帝境,跟潇剑秋争斗,不免有些让人耻笑。

不过潇剑秋依旧一脸平静的站立在那,黄老上前争锋,并没有出乎潇剑秋的意料。先前强势出击,潇镇南定然察觉到,潇家一般弟子,绝不是他潇剑秋的对手,至于潇寒,其对手则是王家第一天才,此时绝对不会让潇寒上台。

所以当下只有一人最合适,那便是黄老,而且黄老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!

发出一声“咯咯”的怪笑,黄老一脸义正词严道:“剑修乃神龙大陆所不齿的修炼之道,你个潇家废物,忤逆大道,还杀害同门,潇家的脸面被你丢尽。今日我就行潇家门规,清除你这个败类!”

“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,我潇剑秋除了姓氏为潇,今生不愿与你们潇家有任何瓜葛,今日来龙虎会,就是为了让你们潇家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看清楚,自己是多么的愚蠢!”

凌厉话音落下,潇剑秋不再有任何犹豫。今日来此,便是为了打,打出自己的脸面来,既然如此

焚剑山河  第十一章 灰雾迷林

,啰嗦再多都是枉然,倒不如拳头来的实在一些。

纵身一跃,潇剑秋手中九极剑嗡嗡作响,一道道凌厉的精芒,混杂着雄厚的剑气,轰然而出,相互之间迅猛缠绕,犹如一条九天玄龙,呼啸而上。

没想到潇剑秋竟敢率先进攻,黄老猛然后退两步,稳住身形之后,冷笑一声大声喝道:“雕虫xiǎo技,竟敢在我面前放肆,给我破!”

话音尚未落下,黄老身形鬼魅,帝境前期的实力暴漏无疑,尤其是周身灵气肆虐,灰色的流光越显的阴沉起来,隐约当中,有一层层灰色雾气升腾而起,黄老的身形,瞬间隐匿其中。

如此诡异一幕,让得潇剑秋感觉到一阵冷意,虽然黄老的境界,刚刚踏入帝境,甚至没有潇寒的境界高,但是黄老进攻的手段,却是给人一种极为阴险,并且捉摸不透的感觉,显然比之潇寒的战斗经验要老道的多。

越是这样,潇剑秋的压力就越大,不过剑已出鞘,绝不能收!潇剑秋体内灵气激荡,全力震荡,将灵气完全浸染在九极剑之上,此时九极剑的剑身,嘶鸣声更加明亮。

九天玄龙的巨大虚影之内,包裹着上百道虚幻的剑身,迎着黄老幻化出的一团灰色浓雾,全力轰击而上。

硕大的擂台,完全是坚硬的岩石一体雕注而成,饶是如此,在潇剑秋霸道的剑气挥洒之下,岩石之上,出现了一道道狰狞的裂纹,犹如蜘蛛一般,朝着灰色浓雾方向肆虐而去。

只是眨眼的片刻,整道凌厉的进攻便是直逼而去,轰然钻入浓雾之内。

此时所有人屏住了呼吸,都有些不敢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因为潇剑秋凭借着神剑爆发出的力量,帝境之下的修为,恐怕无人能挡,就算是帝境前期的修为,恐怕也要深受重创!

当潇剑秋挥舞着九极剑,整个身子没入灰色浓雾之内,忽然感觉到一种十分沉重的压力,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下来,从四面八方传来十分厚重的蛮力,正在挤压着自己的身体。

骤然感觉到不对,潇剑秋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。

此时九极剑灵急躁的声音骤然响起:“中招了,这老家伙布了障眼法,他根本没在这里面!”

果然剑灵的话音一落下,浓雾之外就闪现出一道昏黄色的光团来,黄老的声音也是响起,带着浓浓的嘲讽的味道:“毛头xiǎo二,真不知天高地厚,竟敢往我‘灰雾迷林’当中闯,这次定然要你在里面陨落!”

心情变得有些沉重,潇剑秋也感觉到,自己释放出的霸道的进攻,一钻入这灰雾当中,竟然在一diǎndiǎn的消散着,尤其是那九天玄龙的虚影,更像是秋风落叶,一层层的凋落,最后成了无牙的老虎,周身精芒完全被灰雾同化,成了灰蒙蒙的一片。

旋转在潇剑秋周身的剑气,竟然完全的凝固,灰雾不断的在剑气周围,就像是万千啃食的蚂蚁,一diǎndiǎn的蚕食着凌厉剑气,在如此厚实的灰雾包裹之下,剑气更是被一diǎndiǎn的分解,最后化为一团灰雾,融入其中,让得灰雾更加浓郁了几分。

“把你进攻的力量转换成自己的,这灰雾迷林果然厉害!”剑灵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震撼。

猛然摇头,潇剑秋有些急躁的説道:“现在还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到底该怎么破了这灰雾迷林”

只是还未等潇剑秋説完,原本只是翻涌的灰雾,瞬间就如同带了灵性一般,一簇簇的融合在一块。没多长时间,融合起来的灰雾,就变成了一根根灰色的树木影像,散发出一阵阵死亡的气息来,让人不由有些头皮发麻。

“坚持一会,我找找破绽!”剑灵也有些急躁的説道。

没有吭声,现在也只能如此。只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,待得那灰雾形成树森之后,一棵棵灰雾大树,在不断的移动着,每一次移动,在到达潇剑秋身前之时,未等潇剑秋作何反应,便轰然再次散成一团灰雾。

如此反复,让得潇剑秋都有些摸不到头脑。只是心一直悬着,根本不知道,究竟哪一棵大树,会是真正的进攻。

忽然一棵灰色大树再次撞击而来,潇剑秋猛然后退两步,手中九极剑架在身前,准备迎击,不过跟先前一样,到了潇剑秋跟前,便化成了一团灰色浓雾,让得潇剑秋一头冷汗,长舒一口气。

只是刚刚放松下来,先前化成浓雾的灰色大树,却是骤然成形,根本不给潇剑秋任何反应的机会,灰色大树之上,纤细的灰色枝桠,释放出十分凌厉的气势,轰然抽到潇剑秋的脸前,猛然划过,犹如一柄利剑,似乎要将潇剑秋切成两半。

距离着实太近,潇剑秋根本反应不过来,就这样灰色枝桠抽了过去,潇剑秋猛然扭了一下脑袋,可是灰色枝桠,直接抽在了潇剑秋的肩膀上,带着一道妖艳的血幕,同时还有潇剑秋重重摔倒的身子。

灰雾当中裹藏着厚重的灵气,先前灰色枝桠的一道进攻,犹如凌厉的灵力进攻,生生打入潇剑秋的肩膀皮肉,足足有一寸之深,鲜血淋漓而出,让得潇剑秋极为的狼狈。

一道进攻过后,灰色大树化成一团灰雾,再次消失而去。

用左臂艰难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,潇剑秋不敢犹豫,运转灵气,封锁住右肩膀的穴道,这才止住了血流,只是那刺骨的疼痛阵阵袭来,让得潇剑秋的身子,不由有些发抖起来。

“xiǎo子,看你还能坚持多长时间!不出半柱香,我让你形神俱灭!”黄老的声音,犹如从四面八方传来,根本让潇剑秋分不清方位。

眼前尽是厚实的浓雾,潇剑秋根本看不到外界,整个人如同无头苍蝇一般,在迷雾当中无法自拔。

此时在外界,潇镇南一脸温和的笑意,盯着场中央在灰色迷雾当中的潇剑秋,只不过眼神当中的杀意,越来越浓郁。
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如何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贵么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手术价格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贵吗
成都蜀都乳腺医院收费标准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