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琼海信息网 > 健康

醫院旁母女立牌賣腎救家人續弟弟病情惡化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21:03:59

医院旁母女立牌“卖肾救家人”续:弟弟病情恶化

郑燕珠一家人蜗居在小房子里

□东快陈雪芳郑旭光林良划文/图

昨日一整天,郑燕珠和右腿残疾的母亲没有再去摆摊一方面,在过去的一个礼拜里,并没有出现上门买肾的人;另一方面,前天一句卖肾违法,也着实把郑燕珠吓得不轻可弟弟的病情,并没有因此而有一丝好转,感染迅速恶化,转移了病房后,医生告诉郑家人情况很严重,只能暂时用药物控制感染,需要投入的费用无法估计,可他所患的淋巴癌,又是癌症中相对治愈率较高的病种

医生说,只要去治,总归是有希望的,可我上那里拿出那么多钱郑燕珠感到恐惧,害怕自己会因为钱的原因失去那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

小时候还挺讨厌弟弟的

从记事开始说起,郑燕珠一直羡慕的,是别人家的哥哥姐姐,能够护着弟妹她那时常暗想:为什么我偏偏有一个弟弟

恼人的弟弟郑秋龙比郑燕珠小2岁,那时老爱跟在郑燕珠后头,她和同学们都叫他跟屁虫那时我喜欢骑着自行车去找同学玩,他老爱跟着,还挺嫌弃的回忆起儿时的记忆,郑燕珠难得露出一丝笑容,有一回自己动了歪脑筋,出门前骗弟弟说要和他玩捉迷藏,待他将眼睛蒙住后拔腿便跑,一溜烟冲到同学家中,任由弟弟在家里翻箱倒柜地捉迷藏

那次之后,这招就再也行不通了郑燕珠哈哈笑他们的老家,远在长乐玉田镇玉田村一户砖瓦房里在郑燕珠的印象里,父亲对弟弟的疼爱更多一些,但家里并没有明显的重男轻女现象

煮个鸡蛋,母亲会拿出一根细线从中间切下去,一人一半郑燕珠说,自己爱吃蛋黄,弟弟爱吃蛋白,姐弟两人就互相交换

后来觉得有个弟弟也挺好的

提起读书时,郑燕珠说自己那时是个大懒虫,弟弟更勤快,每天早上比她早起,因为担心她来不及吃早点,常常是一个人买两份,课间的时候送到班上给她

家里条件并不宽裕,郑燕珠直到十几岁时还和弟弟在一张床上睡觉,一人床头一人床尾,弟弟总会细心地帮她将秋裤脚拉下,遮住脚踝保暖

他也为我打过架郑燕珠说,农村里总有几个调皮的男孩,自己被气哭时,弟弟也出头过,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如今想到这些,依然心生愧疚那时候我发现,原来有弟弟也挺好的

今年9月份郑燕珠生日来临之前,在长乐市区当保安的弟弟郑秋龙跟她说:姐姐,生日快乐这是20多年来,郑秋龙第一次在言语上的祝福,她感到非常惊讶,他说想给我送个生日蛋糕,可实在没有力气坐车来福州过后不到一个月,郑秋龙就被送往医院了,当经过反复检查,医生告诉郑燕珠可能是淋巴癌时,她脑子里嗡的一声,第一反应是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祝我生日快乐了吗

病房里他的情况更糟了

几家医院的辗转治疗,掏空了这个家郑燕珠不愿放弃任何一丝希望,想要留住弟弟的生命

昨日下午,郑秋龙因为感染加剧被转移了病房,躺在床上的他,已经昏迷不醒,无法和家人进行任何交流医生说,郑秋龙患上的淋巴癌,学名为霍奇金淋巴瘤,据统计治愈率在80%左右第一疗程的化疗已经结束,接下来需要面对的,就是感染加剧的问题

你问我要花多少钱,我也没办法估计主治医生告诉东南快报,虽然这类淋巴癌的治愈率从数据上来看较为乐观,但郑秋龙的情况眼下较为恶劣,现在只能用药物控制感染加重,提高患者免疫力,单是每天的药物投入,对这个家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负担郑燕珠则统计,接下来每天的花费,应该在一万元以上可她显然已经没有办法拿出更多的钱来了

长乐市玉田镇乡镇干部在得知郑秋龙的事情后,表示将会和病患取得联系,确认准确情况后为其申请相关补助;东南快报也从长乐市红十字会了解到,初步判断郑秋龙的情况可以申请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,只要家属将相关材料递交,便可按程序申请

昨日,在东南快报的报道下,也有读者纷纷致电东快968977,表示愿意向这家人伸出援手现将账号公布如下:

账号:开户行:中国建设银行莆田市秀屿支行户名:郑秋龙

生物谷药业
静脉炎的症状
生物谷药业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